巾帼风采
当前位置: 妇联首页 -> 巾帼风采 -> 正文
抗“疫”风云·巾帼担当 学生版
发布日期:2020-06-25 20:34:43   阅读:

2020年伊始,一场历史罕见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这是呼唤行动的时刻,更是全国上下并肩迎战的时刻。阴霾在前,豪情在后,昂扬斗志激荡在华人胸中,热烈激情流动在女性心中。女性承担起实现人类的真正公正、公平、自由和博爱的职责,撑起人类未来的一半。在这场关乎人类命运的重大挑战面前,浙科巾帼一如既往,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与使命。

浙科妇联开展了“疫情当前·巾帼担当”主题系列活动,激励广大女教师、女学生团结一心战疫情,以强烈的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众志成城筑防线,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巾帼力量。女学生们纷纷响应助力,积极参与活动,为爱献礼,各显神通、武艺全开,一诗一舞一画一情,处处流露巾帼们的热烈爱国情、同胞情。

艺术篇

2B018

国难当头,疫情爆发,巾帼不让须眉,漂亮的女生毫不犹豫地剃去自己的长发,化身为一个个医生与护士,站在第一线。四张小画面由左至右,上至下阅读。还是同样在拍照片,留下的仍然是女生最美的样子。图三为闪光灯打开之前。

DD358

艺术学院张丽《春天将会如期而至》

感谢每一位辛勤劳作的医务人员

寓意:樱花树代表武汉,樱花由爱心组成,这些爱心来自全国各地为武汉加油贡献自己一点力量各行各业的人们,包括退伍军人、清洁工、工人…还有最关键医务人员,树根那里被病毒侵害着,放大后两个医务人员身边有小小的病毒,她们在前线和病毒对抗着。随着越来越多人贡献的爱心和医务人员的努力,树下黑色的范围在消退,寓意着病情渐渐好转。整个画面呈春暖花开态势预示:疫情一定会过去!春天也终将会来临!武汉加油!

实践篇

FFA88

汉语言182励盼儿在疫情期间做了志愿者。

她在村口对外来人员进行登记与体温测量,还主动联系了村里的长辈,决定通过村里的喇叭,用方言和普通话向村里的村民宣传防疫工作。起初这个过程并不顺利,有许多词她并不知道如何用方言来表达。作为一名汉语言文学的学子,在学习了语言学的相关知识后,根据参与过的语保活动经验,她决定向村里的老人寻求帮助。她用心地把每一句普通话转化为方言,确保更多的人能够听懂加以理解,并且自觉参与到疫情防控中。

 小说篇《十七年一碗混沌》

理学院大数据学院 阮淑颖

清早上加油站旁,长街黑暗无行人,卖馄饨的小店冒着热气。

“你好,要一份馄饨,不要放葱。”店里的一个中年男人听了声音,应了一声,赶忙站起来,搓搓手,低着头把几分钟前他妻子刚包好的馄饨下了锅。待到馄饨白白胖胖之后迅速将馄饨捞出,盛在碗中,那男人把手在围裙上揩了揩后,提上袋子从取餐口递了出去。点餐的人提了袋子回到车上吃,一打开袋子便有两朵热汽爬上了镜片,她迫不及待地摘下了口罩,大快朵颐。

今天是她复工后第一天上班,因为需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所以早起了半小时,看到路边有家新开的馄饨店,便停下来想试试,没想到味道竟出奇的好,价格也便宜。可惜的是疫情尚未结束,不然她一定要在店里慢慢的吃上这么一碗热腾腾的馄饨,也想看看口罩之下做出这样一碗美味的到底是何许人也。

吃完后抹了抹嘴,戴上口罩出去扔了馄饨碗,街上人也稍多了起来,她便匆忙坐回了车上,缓缓汇入渐多起来的车流之中等待着路口的信号灯转绿。

疫情虽未结束,但是大半个早上陆陆续续也来了几十个顾客。忙活完之后把卷帘门往下拉了一半,以示暂停营业。妻子包了他最爱吃的榨菜猪肉馅馄饨,他负责煮。把两碗热腾腾的馄饨摆上小方桌后,他抬起手臂擦了擦额头的汗,面对着卷帘门外看得见的仅半个世界,他却突然笑了:“淑芬啊,你看,我们这才第一天开张,就有这么多人来消费,形势挺乐观的。”妻子往他碗里多夹了两个馄饨,笑说:“是是是,乐观。你再不吃,就凉了不好吃了。”“你说丫头要是还在,会不会因为我们现在的决定而感到开心?”妻子沉默了一瞬:“哎呀,老想这干嘛,都过去了。眼面前儿好好生活就行了。”

第二天,姑娘又来了,点了一份白菜猪肉馅的,不放葱,多加醋。连着来了四天,尝了不同的馅。第五天她点了一份玉米猪肉馅,她觉得玉米猪肉馅最好吃。男人喊着:“十份玉米的。”那头回他:“老陈,今天没玉米了。”被唤作老陈的男人冲姑娘笑笑,她重新点了一份,吃的时候发现多了两个馄饨。在那一个月里,她经常来,从最开始怯生生的叫他“老板”,到越来越亲切的“陈叔”,也从最开始的一两句简单的点餐,到后来听出他不是本地口音,知道他是北京人;老陈也会每次多送一两个馄饨,或者给她多加点汤暖暖身子。

后来,疫情结束,再也不需要戴口罩的时候,她又来了这家小店,走进店里高声喝着:“陈叔!我要两份玉米馅儿的馄饨,不要放葱!”待到馄饨上桌,她从桌上拿了醋往里加。“陈叔,你这馄饨真好吃,卖多久了?”店里客人不多,陈叔就坐在她斜对角的座位上,笑呵呵地夸她嘴甜,说自己以前只给家里人做过,从来没有卖过馄饨。“我要是有一个这么会做馄饨的爸爸,简直是幸福极了!”老陈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蒙上水雾的玻璃门,那水雾遮住了不远处的圆形红灯,朦朦胧胧的扩散成一团不规则形状的红色,像是调皮的小孩拿着蘸饱了红墨水的画笔在窗外狠狠戳上一下。她觉得酸味不够,又从桌上拿了小碟子盛醋,把浑圆的馄饨从汤里夹出来再浸到醋中。见老陈良久不语,她抬起头,顺着他的眼神望去,红灯正在闪烁,一如此时因为思绪即将决堤而内心警铃大作的老陈。“或许是幸福的吧,可惜我也不能亲口问她这个问题咯。”他故作平淡。姑娘愣了愣,正欲开口道歉,无意提及他的伤心事,老陈却好像喃喃自语般把自己多年的心事娓娓道来。

“你还记得十七年前的那场非典吗?我女儿那个时候还在高中,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就传染上了非典。那个时候还没有获得免费治疗的帮助,但是又怕后期治疗费用高,我就去工作的厂里向老板讨要工资。他说再等等,再等等,然后厂也倒闭了,还欠着几万块的工资呢,老板就跑了。后来东拼西凑的,总算是治好了丫头的病,可惜呼吸功能已经受到了损害,肺纤维化不能逆转了。”他看着窗外的信号灯不停地变换,双眼发直。顿了顿,又继续说着。

“北京那儿,即使丫头病好了,周围的街坊邻居还是躲着我们一家人。我怕女儿身体上受了疾病,心理上再接受不了,那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刚好听说有个亲戚在这边办厂,我们想来问问缺不缺人手,替他打打工,补贴家用,刚好也能换个环境继续生活了。来了这儿才知道那亲戚的厂不景气,欠了几十万的债。他还邀请我合伙,我还没答应呢他就跑路了,这厂就落在了我头上。他那厂规模也不大,生产口罩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运气太差了,这会儿倒好像否极泰来了,厂子居然有盈利了。一边要还债,一边要给我女儿治非典的后遗症。厂里的债还了十五年终于也还清了,本以为就过上了好日子,可是丫头撑不住了。”

“伤心归伤心,生活还得过下去。厂子里几百号人也有家要养,厂还得继续办下去啊。我和我爱人就这么过了两年的双人世界。但是守着那些钱也没意思,我们就留了一部分够自己生活的,其他的就捐给了那些非典后遗症患者。”

“还没帮助多少人呢,这次病毒就爆发了,说是和非典相似。我看到新闻说缺口罩,想着我不就是生产口罩的吗,问了问附近的几个认识的口罩厂主,厂里还缺不缺人。这会儿都加班加点生产口罩呢,肯定缺人啊。把我厂里那几百号人安排好了去处之后,我和我爱人就决定把那些口罩全捐了,厂也不办了,能救一个是一个。要是大家戴上口罩能减少传染风险的话,那就不至于和我家丫头一样惨了。”他几度哽住,声音几乎要被门外的车来车往给淹没。

“丫头最喜欢吃我做的馄饨,一顿能多吃好几碗,也爱吃酸。我和爱人没别的手艺,恰好还有些积蓄,就盘了这么间店面卖馄饨。生活还是得继续啊。已经十七年了啊。”老陈叹了叹气,门外车水马龙,他看着变换的信号灯,眼前忽又朦胧成了不规则的颜色,不知是水雾又重新爬上了门,还是眼底涌进了什么。

姑娘听得入神,夹着馄饨的筷子在醋碟中停留许久,泡的馄饨皮都有些软烂,她赶紧夹起放到嘴中,酸的她眼眶微润,也出卖了她内心的暗流。

“陈叔,那你可真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我们这样的小人物,谈不上。好好生活吧,就是一种成就了。陈叔该干活去咯。”陈叔起身招呼新的客人。

她看着面前冷透了的馄饨,突然有些想念这片熙熙攘攘的土地里,明明就触手可及的人群,那些早先时候看见街边冒热气的小店便围在门口买包子买豆浆买油条卖馄饨的人群。